线下带团遇阻,导游谋求转型




时间:2021-12-03 11:49:15 来源:工人日报
默认
特大
宋体
黑体
雅黑
楷体

  疫情让旅游出行充满了不确定性,也让导游们的日常业务被迫暂停。对他们来说,与突然的闲暇相伴的,是事业停滞后的生活压力。为此,带领旅游团队四处欣赏风景的导游们开始摸索转型,或成为线上导游主播,或重新学习知识,或思考新的创业道路。虽然暂时无法带团,他们仍在努力描绘新的人生风景。

  12月第一天的早上6点,查立国在黄山风景区的直播准时开始,他将通过自己的镜头带着观众线上“云”游黄山,领略不同时刻的黄山美景。面对疫情影响下的旅游业困境,查立国暂停了自己的导游带团业务,逐步摸索出新的转型道路,

  近日,中国旅行社协会导游专业委员会与携程旅游学院合作发布的《疫情下导游生存状态与职业发展需求》调研报告显示,目前国内导游群体的生存状态严峻,但从业者们依然热爱导游工作,并且对未来职业发展有更高的期待。《工人日报》记者采访多位导游,了解他们在不能带团时,如何寻找新的人生风景。

  暂停奔波,但不能停止思考

  为了能让直播间粉丝游览到黄山风景区的不同景点,查立国每天要走15公里左右。壮观瑰丽的日出,搭配气势恢宏的红色歌曲唤醒新的一天;轻松愉悦的午后,和大家一起闲聊家常;温柔浪漫的暮色,更能拉近与粉丝的距离……在每天3场的直播中,查立国渐渐摸索出了自己的风格和主题。

  查立国的老家在安徽芜湖无为市的农村,从部队退伍后,他当过导游、开过酒店和旅行社。正当他创业受挫,准备重回导游行业时,疫情的发生让他被迫重新思考出路。“从总经理变成带团导游,本就是一个职业转变的考验,疫情的发生让新的从业状态更加艰难。”查立国说。

  疫情让游客们的出行变得更加谨慎,给旅游行业带来极大冲击,也让导游们的日常业务充满了不确定性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像查立国这样不得不另寻出路的导游,还有很多。

  “如果突然发生疫情,已成团的游客可能要直接解散,导游们只能休息。”陶维梓(化名)原本带出境游,后来转带国内游,受近期小范围疫情反扑的影响,他只能带一日游项目。

  旅游旺季期间,陈红在1个月里有20天都在带团,“到处飞”是她的常态。常年疏于对女儿的陪伴,也让她一直心怀愧疚。疫情发生后,陈红原本忙碌的状态被打破,有机会重新规划工作和生活。

  “去年春节期间我曾一度交不上店里的房租。”陈红和朋友合伙在江苏泰州开的汗蒸店,受疫情影响暂停营业。和房东商量过后,门店的部分房租被免去,但无法带团出游的现实,让陈红感受到了生活的压力,她想做一些新的尝试。

  静中求变,技能本领需升级

  去年5月,陈红把通往汗蒸房的楼梯拐角处利用起来,开了一家手工凉皮店。她说,“因为我喜欢做面食,而且每卖一份凉皮就能收到一份钱,这对当时经济拮据的我来说很实在。”

  洗面、和面、捣蒜、炸花生米等环节,陈红都会亲自去做,每次食材准备都要花3个小时以上的时间。去年7月,陈红还曾带着备好的食材到夜市摆摊。这些经历都让陈红觉得新奇、有趣。更让她欣慰的是,自己的转型成效不错:“生意还可以,慢慢有了一些老主顾,偶尔还有客人慕名而来”。

  查立国则选择在导游行业有所突破。去年6月,查立国转型成为导游主播,通过直播间带粉丝“云”游黄山。此前,他还专门去学习了直播培训的课程。“我觉得挺有意思的,再加上旅游业缓慢复苏后也要面临一些竞争,就想着试一试”。

  刚开始做直播的时候,直播间只有几个粉丝。凭借雄壮绮丽的黄山美景,和每天近10个小时直播的坚持,查立国的直播账号“黄山查理”慢慢受到了关注。不到一年半,他已经积累超65万名粉丝。

  “只有几个人的家庭出游团我带过,工厂组织的上千人的活动团我也带过,导游可以说什么都懂一点,但是都不算精通。”查立国的堂弟查凡也是一名导游,从业十几年的他早已熟悉了这份给游客们当“大管家”的工作。

  今年旅游行业复苏后,查凡把年事已高的父母接到自己身边照顾,却在8月因为疫情反复再度赋闲。“不够专业又没有经验,没能在工厂找到合适的活儿,还要抽时间照顾孩子。”思来想去,查凡在堂哥的指点下也开始做起了导游直播。

  陶维梓大学期间的专业是西班牙语,他告诉记者,“今年年初我在保险公司上了好几个月班,报名旅游团的多起来之后,旅行社也让我回来带,但是没多久疫情又有反复,导游业务又受到了影响。”他计划着一边工作,一边重新学习西班牙语,为自己寻求更多机会。

  “转”出机遇,坚定脚步向前行

  向线上导游转型的经历,激发出查立国更多的潜能。“最开始转型是为了赚钱生存,做了主播后发现自己能影响到更多的人,自己的微光也可以照亮别人。”查立国每天早中晚3场直播,11月就直播了近80场。

  为了赶上日落,游客用半小时才能登上的山顶,查立国凭借良好的身体素质,仅用了5分钟就到达;为了拍到云海,他没吃早饭就奔跑于两大高峰之间。有粉丝留言“你的视频让我不再惧怕生活中的困难”,这让查立国认为,用行动带来正能量是做直播最大的收获。

  同样奔波在黄山风景区的查凡,每天单程要花费近3个小时才能到达直播地点。“早上4点多起床,搭车1个多小时到达黄山脚下,再换乘景区交通车,7点10分搭乘缆车上山。”在他看来,支撑自己的动力,就是做好“风景的搬运工”。

  查凡认为,自己的职业还是一名导游,希望通过直播让更多人亲自到黄山看一看。“黄山受益了,旅游从业人员才会受益。粉丝数量多了,自然就能成团。”以线上直播带动线下旅游,从带普通团转向带深度体验精品团,是查凡在做主播时拟定出的职业发展新规划。

  开凉皮店的经历,让陈红更有信心和顾客打交道,“以后我打算去上月嫂培训课,学习科学育儿,或许可以转行成为一名月嫂”,陈红还期待着下次创业能开一家月嫂中心。

  讲起曾经做导游的经历,陈红说,自己会和游客一起爬山,拎着小音箱放歌,鼓励游客跟着歌声一路向上。“我觉得人生就和登山一样,即使不断有变化和困苦,但只要坚定脚步向前,一定会有更好的风景。”(工人日报)


全域旅游

Copyright 2019-2029 中国旅商传媒 版权所有 陕ICP备19020637号-2 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诚聘英才 | 联系我们 | 友情链接 | 免责申明